w88官方网页版:互联网电视还能走多远,贾跃亭

2019-10-11 15:33栏目:家用电器
TAG:

4月17日,美国政府发出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的禁令,这是近期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又一件大事。 根据《纽约时报》披露,中兴用于电信网络基础设施的产品,以及它的智能手机,使用了大量美国零部件,集中在芯片制造商高通的微处理器、康宁的玻璃和杜比公司的声音技术。 就在今年3月份,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行政命令,以国家安全为由叫停了博通对高通的收购案,此举已经传达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美国将会通过打压中国科技的方式来抑制中国的贸易活动,并以防来自中国的竞争对手削减美国在通讯和移动处理器领域的战略优势。 此次对中兴开刀,和上述的目的如出一辙,即便没有中兴,也会有其他来自中国的企业中招。只不过中兴刚好是国企,又极度依赖来自美国的产业链支持,而且恰好还是全球排名很靠前的通讯企业罢了。 此次美国虽然以违反美国规定为由对中兴实行零部件禁令,但若将此事件放在中美贸易摩擦以及政府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背景下,则又有另一番解读。 在中美此次贸易摩擦中,海内外媒体普遍认为特朗普是为了要抑制《中国制造2025》,比如美国拟对中国产品加征的关税将集中于先进技术产品,包括自动化机械工具、太空设备、航空、海洋、高科技运输、新能源汽车和设备、农业设备等。 中国工程院制造业研究室主任、战略咨询委委员屈贤明曾展望,到2025年,中国通信设备、轨道交通装备、电力装备三大产业将整体步入世界领先行列,成为世界第一;高档数控机床、机器人、航天装备等大部分领域和优先发展方向步入世界先进行列。 如果上述目标都能够达到的话,那对于美国势必形成竞争,威胁到其在工业界和科技界的地位。 回顾中国近几十年来的发展历程,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前几十年因为意识形态的对立,再加上美国一向习惯了全球霸主的地位,很难将这个积弱多年的中国看成对手。当中国因为人口红利慢慢成为世界工厂时,虽然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获得了一个发展的黄金时期,但因为制造业大多集中在劳动密集型的低端产业,所以很难对美国产生实质性的威胁,就像出口上亿衣服裤子换一架飞机这样极端的案例,在当时的美国看来,再多的低端产业也无法动摇它的地位。 然而当中国的产业开始逐渐转向升级、科技产业迅速发展并提出了建设制造强国的目标后,美国终于开始意识到谁才是它未来真正的竞争对手,这也是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源所在。 如前面所述,“禁令”的目标不仅仅是中兴,它针对的其实是整个中国电子、通讯行业。而且这个“禁令”一旦真的实施起来,其杀伤力是非常巨大的。 我们以中兴为例,在中兴手机中,有25%~30%的零部件来自美国供应商,其中手机芯片、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芯片、手机玻璃、操作系统、光学元件等这些最核心的零部件都来自美国供应商,且基本很难找到同等替代产品。也就是说一旦“禁令”实施,那么中兴手机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恐将陷入产品难以为继,面临延迟交货的境地。 而且,事情还远不止禁售芯片这么简单。 华为目前也有自主设计研发的芯片海思麒麟,并且出货量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上占据了不小的比例。但是海思麒麟目前也仅仅是实现了中间设计环节的自主,其他在架构和生产这首尾两端依然受制于人:海思麒麟芯片架构采用英国的ARM公版架构,生产由台积电代工。 在芯片这个信息工业时代最耀眼的明珠上,来自美国的“禁令”对中国来说其实也并不完全是坏消息,它起码让中国企业明白了一点,不能再完全依赖国外进口,需要实行“养狼计划”了。 如同中国乒乓球队在全球范围给自己培养对手,来激励国内球员不断进步,中国的高端制造行业也需要在芯片制造领域培养一批狼一样的团队,让美国的垄断巨头感受到压力。 其实在这方面华为就堪称国内企业的标杆,虽然它旗下的海思麒麟芯片仍然在部分地方受制于人,但它投入巨大财力进行芯片的研发设计,其成本远高于购买国外高端芯片的费用。只有当国内企业的芯片达到或接近国外同等产品实力时,才能在同上游供应链的国际合作中拥有更大话语权。 要做到这一点其实是很难的,在拥有更便宜更好的产品时,放弃更高的利润,选择投入巨大的自主研发,这确实要顶住很大的压力。而且对类似芯片这种在国际市场已经形成固定格局的产业来说,新入者还要顶住来自传统巨头的价格战压力,三星内存前段时间疯狂涨价,在国产内存即将投入生产后又大幅降价就是这样的道理。 此外,当前的芯片行业发展对处于追赶中的中国来说也是最好的时期。目前“电脑性能每隔18~24个月翻一倍以上”的摩尔定律正在逐渐失效,芯片升级正处在更难突破的瓶颈期。领跑者已经放慢脚步,这对于追赶者来说无疑是好消息。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集成电路市场,占全球份额一半以上。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统计,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额达到5411.3亿元,同比增长24.8%。其中,2017年进口芯片达到历史新高的2601亿美元。高通、博通、美光等巨头有一半以上的市场销售额是在中国实现的。 由于巨大的中国市场,在对中兴发布禁令之后,高通股价下跌1.7%,中兴供应商AcaciaCommunications等美国光学零部件公司的股价跌幅更大。 基于此,美国对中兴的禁令很难再行扩大,但这并非意味着美国对中国的技术压制就止于此,接下来极有可能采取更多的手段:如继续限制对中国技术输出,此前贸易摩擦和对中兴的禁令都是限制产品的出口,这也会使美国本土企业面临极大的收入增长问题,接下来极有可能将出口限制转为更严格的限制技术输出,或者要求中国企业支付更高昂的专利转让费。此外,此前还发生过在资本的催化之下,国内企业到国外抢购技术企业的现象,未来恐怕会面临更高的门槛。 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企业更是不能有任何懈怠,唯有积极投身新技术的研发,才能获得下一阶段发展的通行证。

2015年是互联网电视集中大爆发的一年,新品牌层出不穷,经过一年多的“野蛮生长”,从去年开始逐渐趋于平静,甚至刚刚还是一路高歌猛进,突然就遭遇滑铁卢,正如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未来和意外哪一个会先到来。喧嚣过后,互联网电视发展进入“寒冬期”,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先来简单回顾一下互联网电视品牌的发展历程,短短几年出现这么多的新面孔堪称奇迹。 乐视 2012年9月19日,乐视宣布进军互联网电视产业,并于2013年5月7日正式推出第一代超级电视X60和S40,打响了互联网电视革命第一战。公开数据显示,2014-2016年,乐视超级电视销量分别为150万台、300万台和600万台,2017年销量目标定为“保700万台、争800万台”,但随着债务危机爆发,电视销量一路下滑。 小米 小米电视于2013年9月5日正式发布,2014年5月推出小米电视2代,2015年7月16日,推出了小米电视2S,2015年10月19日发布分体式60寸小米电视3,2016年3月23带来小米电视3s,2017年3月21日推出小米电视4A,2017年5月18日发布小米电视4,目前是互联网电视阵营中的销量担当。 看尚 2015年5月26日,CIBN互联网电视平台发布旗下智能终端品牌“CAN”,2016年4月21日启动中文名“看尚”,并发布五款新品,2017年3月9日,在AWE2017发布炫看、焕看、熠看三大产品系列,到了下半年却爆出了拖欠供应商贷款、大幅裁员的消息,然后也就没有然后了。 PPTV 2015年7月30日,PPTV推出三款电视新品及一款4K电视盒子,宣布进军电视领域,2016年4月14日发布“挑赞”C系列电视,产品线主要分为T、P、C三个梯次。 暴风 2015年12月2日,暴风超体电视发布;2016年5月4日发布第二代超体电视,也是全球首款VR电视;2017年5月10日,首款人工智能电视X5ECHO发布;2018年4月11日,AI电视7发布,暴风TVCEO刘耀平在会上说到,“未来的互联网电视,就看暴风和小米这两家了”。 微鲸 2015年8月13日,微鲸推出旗下首款智能电视WTV55K1,2016年3月推出50英寸W50J及55英寸PRO,同年8月1日又发布78英寸天幕曲面电视,2017年4月5日发布醉薄A系列,目前主推的是高性价比的D系列。 风行 2015年12月10日,风行网携手兆驰股份、海尔、东方明珠以及国美五大企业共同打造“超维生态”,并推出风行超维电视,正式进军智能电视领域;2017年7月18日,风行互联网电视宣布与京东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并发布了四款Q系列人工智能量子点电视。 爱芒果 2017年2月22日,背靠湖南广电系统的芒果TV,联合国美、创维、广大优选基金三家公司,共同发布了“爱芒果”品牌互联网电视,目前有三个系列的产品,青芒系列面向90后市场,金芒系列主要针对注重生活品质的中高端人士,星芒系列主打高端明星定制。 传统电视厂商也不甘示弱,陆续推出子品牌与上面的新兴互联网品牌展开正面对抗,比如海信旗下VIDAA、创维旗下酷开、TCL旗下雷鸟、康佳旗下KKTV等,积极转型并向互联网电视“学习”,竞争力越来越强,互联网子品牌有逐渐淡化的迹象。 互联网电视的功与名 互联网电视的快速崛起并爆发极大推动了电视行业的向前发展,我们先来看看这几年互联网电视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首先是系统,智能电视早期的系统不管是美观程度还是易用性都不太好,而新兴的互联网电视品牌在软件交互方面都下了不少功夫,界面美观、操作简单,操控体验有了明显的提升,比如对第三方应用越来越友好,或者是遥控器的按键布局越来越合理,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按键,到现在基本都标配语音功能,再就是当下积极拥抱人工智能,使智能电视真正走向智能化。 而在硬件配置方面,虽说整体性能和智能手机还有不小的差距,但日常使用中也不至于感到卡顿,而且产品宣传时具体的配置也越来越透明化,不像原来那么含糊不清,硬件性能也成为人们选购电视时重点关注的对象。 然后是内容。还记得小米和乐视当年为谁的内容是第一引发的那场“口水战”吗?抛开事件本身,我们看到的是互联网电视品牌对内容相当重视,不惜花重金投入购买版权,或者寻求与更多的内容平台展开合作,力求在内容资源的比拼中拉开差距。虽然最终都需要单独付费才能享受这些内容,但至少有的选了。 如今,传统电视品牌的“软实力”也基本都跟得上来了。 都是面板涨价惹的祸? 互联网电视以低价切入市场,然而到了16年末17年初,向来打“低价”牌的互联网电视品牌开始涨价,主要是因为承受不了上游供应链面板涨价的压力,与此同时互联网电视的发展势头也没那么凶猛了,增长乏力甚至陷入困境,然而这是面板涨价惹的祸吗? 首先把乐视单独拿出来说下,毕竟这是昔日互联网电视的“领头羊”,此前一直保持很好的发展势头,就在要冲击1000台销量的紧要关头,陷入资金链危机的乐视让电视业务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新乐视智家能否把它带出泥潭还是一个未知数。 话说回来,如果没有面板涨价风波,陷入价格战的互联网电视终究维系不了多长时间,本来卖一台电视就不挣钱,甚至亏钱,供应链端成本上升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最关键的是,互联网电视寄予厚望的内容盈利模式还不成熟,短期内没法依靠内容盈利来弥补硬件的亏损。 另外,互联网电视本来是要革传统电视厂商的命的,但传统电视厂商很快就反应过来,迅速补齐系统、内容等方面的短板,与互联网电视的差距越来越小,在新一轮的竞争格局中开始占据上风,逐渐找回失去的领地,进一步挤占互联网电视的生存空间。 所以面板涨价或许只是加速行业洗牌的导火索。 高端化行不通? 为了顺应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互联网电视品牌也想摘掉“低质低价”的帽子,做了不少的努力和尝试,但这条路子似乎走不通,比如CES2017上,乐视、小米和微鲸都拿出足够令人惊喜的产品。 乐视推出了拥有90%BT.2020和115%NTSC色域覆盖、448个独立控光分区、屏幕亮度最高达1000nits的uMax85Q量子点电视,和曾经的120英寸电视uMax120一样,只为人生赢家。 小米在CES2017展出最薄只有4.9mm的第四代电视产品,支持HDR、广色域,采用无边框、极致超薄设计,其中65英寸杜比全景声家庭影院版在音质方面进一步突破升级,最终国内售价9999元。 微鲸在CES2017带来了一款三极限超薄(最薄处最薄、最厚处最薄、离墙距离最薄)的电视新品,相比同样最薄只有4.9mm的小米电视4更进一步,65英寸版本一跃到了16999元。 然而从最终的市场表现来看,这些高端化的互联网电视并没有得到充分认可,依旧是像小米电视4A这样低价产品更受欢迎。 AI成救命稻草?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随着人工智能的持续火爆,各电视厂商把重心都放在了人工智能上,人工智能电视如同雨后春笋般开始涌现,对于互联网电视行业来说,这是一次绝对不容错失的机会。 小米在4A系列新品发布会不仅展示了语音交互方面的最新成果,还提到已经成立人工智能计算机视觉团队,在人脸算法、图像理解等方面展开研究,现场以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为例演示了部分应用场景,在观影过程中可以问“这是谁”、“这是哪里”、“这是什么手机”等问题。 暴风在人工智能电视的发展进程中表现最为抢眼,今年提出了“AllforTV”的全新战略,刚刚发布的暴风AI电视7主打干掉遥控器,通过升级AI外脑和全新的AIOS3.0系统,带来的更自然、便捷和高效的交互体验。 而在另一边,传统电视厂商和BAT等巨头展开合作,比如前段时间百度11亿投资酷开,双方将在产品、技术方面展开一系列的深入合作,百度对话式AI操作系统DuerOS将全面与酷开系统CoocaaOS实现对接,百度的人脸识别、图像识别等前沿技术能力将全面引入酷开系统。 传统电视厂商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势头越来越强劲,对于互联网电视品牌来说,即使抢占人工智能先机,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该不该投下信任一票? 这两年给别人推荐了不少的电视,其中不少都是互联网电视品牌,虽然它们的画质表现差强人意,但在软件UI、内容等方面的表现完全对得起售价,可电视毕竟不像手机用了一两年就更新换代,一旦品牌开始走下坡路,内容及服务方面的优势也就不复存在了,这是令人担忧的。 当传统电视与互联网电视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互联网电视品牌面临的是更为激烈的竞争,而低质低价形成的竞争力并不能维持太长时间,即使短期内不能实现高端化、差异化的发展,也要踏踏实实走好现在的每一步。低价肯定是暂时的,还是要回归初心,以用户体验为核心深耕技术创新,这是它赢得信任的基础。

贾跃亭离场,孙宏斌离场,公募基金离场,现在的乐视网,将希望寄托在了刘淑青的身上,从年报预亏116亿,到季报预亏3亿,黎明似乎就在前方。” 真有人这么无聊去数乐视网有多少个跌停吗,有? 但是数跌停不见得是无聊,而是从乐视网的跌停这条线,把乐视网的状况划分为几个阶段,以便于让人们更好的了解,乐视网在过去一个相对长的时间段内,发生了什么。 根据公开信息,从乐视网复牌至今,乐视网总共报收15个跌停,主要可以划分为五个时间段,今年1月24月复牌以来到2月7日的11个跌停,2月9日、3月16日和3月19日各吃一个跌停,以及4月23日的再一次跌停。 01 从2017年4月14日,到2018年1月24日,乐视网停牌时间长达九个月,放在A股市场,这样的停牌也没有打破记录,数据显示,过去5年里有17只股票停牌时长超过500天。 但是对于乐视网的投资者来说,9个月的停牌长到无极限,因为在这段时间里,乐视网和乐视系,发生了太多让人煎熬的事情,也因此乐视网复牌跌停成为了投资者的共识,差别在于对跌停数的预测。 最后交卷的结果是11个跌停。 乐视网的危机并非起于停牌那一刻,而是从2016年年底起,就一直被爆出存在各种问题,期间出现过乐视网拖欠供应商100多亿,并且公司因资金链紧张,开始使用缓发员工工资,停止出货等方式筹集现金流,但这些利空被官方一一否认。 戏剧性的是,当时乐视网曾极力否认的消息,后来又被现实一一应验。 客观的说,乐视网内部并非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贾跃亭也曾发布全员信,承认面临资金紧张的问题,但后来的事情却说明,乐视人没有意识到或者不愿意意识到当时问题的严重性,以及本身所遭遇的资金紧张性。 以至于后来,中超版权危机,供应商讨债危机,易到用车控制权危机,以及贾跃亭的股权遭冻结,都将乐视系拖入泥潭,难以自拔,也就是这个阶段,贾跃亭前脚发表“负责到底”的声明,后脚就前赴美国,甚至辞去一切乐视网相关职务,最终该如何负责没有明确的方案,以至于监管部门责令其回国履行包括向乐视网借款在内的承诺。 而迟迟未归,欠薪、欠债以及未履行借款承诺等问题得不到落实,也让贾跃亭背上了“老赖”的名头,业内也传出了有关贾跃亭的梗,“下周回国贾跃亭”。 乐视网风雨飘摇的这段时间,一共有34名高管先后从乐视网离职。在外人看来乐视已经凉透了,这个“盘”怕是很难接。不过“富贵险中求”,2017年7月21日孙宏斌来了,在股东大会中,孙宏斌全票当选乐视网董事长。 孙宏斌来的时候带来了170亿,而且信心满满的呼吁外界支持贾跃亭,“老贾手里还有底牌”,到后来这笔钱并没有填补贾跃亭时期挖下的窟窿。 1月23日的在线投资者交流会上,被问及投资尽调时对乐视关联交易的问题是否知情时,孙宏斌的回答是,“对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贾跃亭迟迟不回,孙宏斌愿赌服输,乐视网两任掌门人的消极态度,伴随着乐视网长期停牌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收购乐视影业的失败,以及期间各种利空集中在乐视网复牌之后得到释放,昔日的妖股遭遇了11个跌停。 02 2月8日,乐视网没有按照人们预期的跌停剧本上演,开盘后翻红开涨,最高涨到5.28元,换手率超26%,当日收盘价为5.08元,较前一交易日上涨5.39%。 但是在接下来的2月9日,乐视网的反弹势头没有得到持续,反而加了很多意外的戏。 开盘跌停,盘中又打开跌停,随后震荡走跌,午后触及跌停,之后有所回升,尾盘再度跌停,最终收盘还是跌停,报4.57元,成交24.75亿元,换手率17.62%,收盘时跌停价卖单仍有超24万手。 这一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又好像什么都在发生,乐视网和时任董事长孙宏斌没有任何表态,但是谁在抄底,谁在卖出,成为热议的话题。 甚至有人调侃,这事贾跃亭放弃在20块价位质押的股份,以4块多的价位重新夺回乐视的大股东席位。 可是,远在美国的贾跃亭,这时候被困扰在FF新一轮融资当中,还能用什么资本腾挪术来买入乐视网? 其次乐视网年报显示亏损116亿元,当初的生态化反概念崩盘,早已不算什么优质的投资标的,作为投资者,贾跃亭还有什么理由将失去的控制权接回来?情怀吗? 数据显示,在这一个交易日的盘后数据显示,银河证券厦门美湖路营业部买入2.15亿元,银河证券杭州庆春路营业部买入1941万元;卖出方面,中投证券深圳深南大道营业部卖出6494万元,中山证券北京分公司卖出6185万元。 03 3月14日,乐视网大涨6.98%,同一天,孙宏斌辞去了乐视网董事长的职务,在这个位置上孙宏斌总共待了237天,至少从台面上看,孙宏斌没有能够拯救乐视,甚至是带着遗憾离开。 从愿赌服输,到2月23日的股东大会未现身,都能说明孙宏斌的态度。 按照正常的剧本,孙宏斌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乐视网在随后的交易日当中,应该以跌停响应,但这一天恰恰大涨6.98%,传言“互联网顶级企业接盘”成为刺激上涨的“利好”之一,也有人调侃说,贾跃亭让乐视网的投资者们再度看到了希望。 因为就在同期,贾跃亭先后在微博上晒出了全新涂装的FF91进行高寒测试的图片,与此同时法拉第未来广州建厂的消息也被“挖了”出来。 孙宏斌出局,新的接盘方进场,一切看起来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但最后的结局却不美好,乐视网停牌核查后,针对“顶级互联网企业接盘”的报道,公告的回应是未形成任何引入投资者增资的方案及意向。 也就是说,当时那个阶段,公开层面,根本就不存在任何人进场接盘,事实是孙宏斌彻底放弃离场,所以在随后的3月16日,乐视网开盘跌停,70多万手封单封死跌停板,最终报收于5.93元,全天换手率仅0.78%,成交金额1.4亿元。 孙宏斌带着希望来,带着失望走,乐视网还是那个乐视网,风雨飘摇。 3月19日,乐视网继续按照剧本演绎,跌停。 不过,在这一个交易日,仍然有机构大举买入,根据深交所3月1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天有三家营业部买入金额均超过2000万元。 其中,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厦禾路证券营业部买入金额为2988.6万元,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蛇口工业七路证券营业部买入金额为2690万元,华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厦门湖滨南路证券营业部买入金额为2639.7万元。 04 孙宏斌要走,是事实,但即便已经离任,对乐视网仍然具有影响力。 对于为何要卸任董事长,后来的采访中,孙宏斌的解释是为了散户的利益,具体则是因为从复牌到近期,散户投资者从18万增加到33万,换手率极高,机构都跑光了。 极力撇清和自己花了170亿真金白银拿下的乐视网的关系,最终是为了散户,如果要找一个合理的解释,恐怕只有雷锋了。 实际上,孙宏斌对乐视网的影响,或者说消极的影响来自于两次有关破产重整的论调,前一次乐视网只是以公告的形式进行了回应,这一次却选择了停牌核查。 尽管最终的公告结果都是极力予以否认,但是第二次的停牌核查公告中,乐视网却用了有部分媒体报道了《对话孙宏斌:详解乐视困局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之谜》等文章,可能对公司股票价格产生影响,为了维护投资者利益,防止公司股价异常波动作为理由,停牌了。 按照这样的操作方式,接下来乐视网遇到不利的报道,是不是都会以保护投资者利益,防止股价波动而申请停牌? 我们不知道乐视网的想法,但是证监会的态度很明确。 去年7月下旬,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回应“上市公司长期持续停牌”时曾表态,证监会将不断完善上市公司停复牌制度,强化证券交易所对上市公司停复牌的一线监管,在保障停复牌功能顺畅发挥的同时,引导上市公司审慎行使停牌权利,维护市场交易的连续性和流动性。 明眼人都知道停牌是为了什么,但被动的操作,难免让人想起那句老话,“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还有一件事值得关注,3月23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承诺增持的高管,最后都未履行承诺,全部0增持。 正常情况下,孙宏斌出局并且提出了破产重整论,且高管0增持,乐视网复牌跌停的概率极大,但现实很戏剧性,第15个跌停并没有在此时出现。 05 贾跃亭走了,孙宏斌来了也走了。 新一任的接盘者是刘淑青,孙宏斌从融创带来的高管,但对比前两任董事长,话题性要少了很多,其权力的边界是什么,也无从所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达不到贾跃亭和孙宏斌的那种水平。 但有时候,看似不起眼的角色,恰恰可能是力挽狂澜之人。 这一阶段的乐视网,最大的利好之一,是3月30日公布的消息,子公司新乐视智家和腾讯搭上线,将乐视超级电视,纳入腾讯视频的分发渠道,然后按比例进行分成的消息,随后的一个交易日,乐视网收涨近4%。 有了腾讯这根线,乐视网第二大利好也很快到来,而在这之前,乐视网的股价保持着飘忽不定的走势,有涨有跌,甚至一度在4月17日站上涨停板,当时正值贾跃亭的FF汽车在广州建厂的消息公开,有人说这是乐视网大涨,FF汽车回归,这是贾跃亭要回归的征兆,但实际上乐视网涨停背后真正的原因,是新乐市智家迎来了腾讯、京东、苏宁、TCL等明星股东投资人。 4月18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对新乐市智家增资暨关联交易进展的公告,称乐视电视业务30亿融资初定,腾讯、京东、苏宁、TCL、弘毅等将入局。 这一巨大利好刺激着乐视网股价在随后的两个交易日连续站上涨停板,单周涨幅接近30%。 股价大涨的过程中,似乎乐视网一季度预亏3亿元以上的公告,似乎并没有被广泛关注,期间,所有公募基金还悄悄将乐视网剔出前十重仓股。 不过,股价异常波动也让乐视网成为重点监管对象,随后深交所对参与乐视网股票炒作的8个账户采取监管措施,而证券时报更是头版发布《炒作乐视网这类问题公司股票无异于纵容作奸犯科》的报道。 在季报预亏、公募基金离场、重点监管等多重因素之下,乐视网终于1月份首次复牌以来的第15个跌停。 之后,这家昔日的明星公司会向何处去?希望恰恰可能就在并不怎么被看好的新任董事长刘淑青的身上。从116亿巨亏的年报,到预亏3亿多元的1季报,多少能看出点端倪。

版权声明:本文由优德亚洲w8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w88官方网页版:互联网电视还能走多远,贾跃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