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家电网【w88官方网页版】,Pro国行版近期发

2019-11-10 11:02栏目:家用电器
TAG:

360最近很忙,忙完重回A股的事,最近又忙着回应92年的小姐姐,处理360摄像头被指侵犯隐私的事。 360手机最近也没闲着:8月底发布360手机vizza,11月底又发布360手机N6Pro,紧接着12月12号又发布360手机N6与N6Lite。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发布四款新机,颇有去年魅族的风范。 人民想念的周鸿祎对手机有一种特殊的执着。2012年“360特供机”受挫之后,到了2015年老周又怀着“好奇心改变世界”的理想,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奇酷重新杀回手机市场。 经历了合作伙伴酷派卖给乐视,“被人在背后捅了刀子”的360,在2016年3月正式把“奇酷”品牌更名为“360手机”;之后两任总裁李旺、祝芳浩与诸多高管接连离职,一直到第三任总裁李开新接任,360手机直到现在也没能帮老周“Fuck”回去憋在心底的那口恶气。 离千万的安全门槛还很远 手机行业竞争激烈,去年IUNI、大可乐、夏新、nibiru等已相继倒下,到今年酷派、乐视等也说垮就垮。按照360手机官方所公布的,去年的出货量是500万台,能活下来实属不易。 至于今年,李开新在前两天N6与N6Lite发布会后的采访中透露了,没啥长进,依然是保持500万左右的销量。但好消息是:360手机已扭亏为盈。同时,李开新在11月18日发布的内部信中确定了明年的发展目标:实现不低于50%的业绩增长。这也就意味着,2018年360手机要达成约750万台的销量目标。 在手机行业,单品出货量达到500万台足以拿出去说道,要是突破了1000万台,那足够炫耀一年了。对于360手机这种体量的厂商来说,显然不能要求这么高,但为了走得更远,年出货量1000万台是个很重要的安全门槛。 在这份内部信中,李开新定的就是这个目标。并且在这个基础之上,他还要把360手机做成一家年收入过百亿元的企业。对此,这位担任过华为荣耀销售副总裁,拥有多年的销售经验手机圈老将似乎没有太多的底气。李开新没有给出具体的时间表,而是含糊地说“未来几年”。 360手机这一年发展很慢,忙着清理库存,忙着扭亏为盈。李开新说:“做手机这种复杂的智能硬件产品,就必须保持战略耐性。”在他看来,华为、OPPO、vivo都是本着“板凳要坐十年冷”的精神一步一个脚印熬过来的。 从IDC给出的今年第三季度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数据来看,排名前五的厂商已经占据接近76%的市场份额,并且华为、OPPO、小米等还保持高速增长。包括360、魅族、金立在内的5强之外的厂商,数据惨不忍睹,所有品牌累计销量暴跌31.7%。而来自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从2017年1月份到11月份,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达到了4.48亿部,同比下降9.7%。 华为消费者BG业务CEO余承东曾说,未来大部分中国手机厂商都会退出舞台,全球活下来的不过是三到四家。更有甚者,金立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刘立荣也未雨绸缪,称年出货量达到1亿台的企业才安全。 虽然做垂直细分市场也可以活得小而美,但从整个市场大势来看,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市场留给360手机的时间不会太多,不管是1亿还是1000万,它需要尽快达到安全门槛。 供应链话语权低,千元机不好做 如今的手机市场已经呈现寡头格局,在蚕食完酷派、乐视那几千万市场份额之后,华为OV小米要继续保持这种高速增长,除了加速海外扩张步伐,也会在国内进一步挤压360手机、努比亚等小厂商的市场份额。 同时,对于包括360在内的小体量手机厂商来说,没有出货量,也意味着面对供应链的时候没有话语权。一位不愿具名的手机厂商从业者对凤凰科技透露,以往手机厂商找供应链拿货跟去批发市场一样,只要有货,给钱就行。但如今的情况已大不相同,有了出货量别人才会跟你合作,现在是按年来签订合同。 如今的上游供应链市场狼多肉少是个不争的事实。类似芯片、屏幕、摄像头传感器这类智能手机核心元器件,供应商更愿意把货供给出货量大、品牌影响力大的手机厂商。任正非、雷军这两年来多次亲身前往韩国、日本等地拜访核心供应商,便是出于这个原因。 360手机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在11月的那封内部信中李开新已经提到今年发生了合作的供应商出现意外,导致部件供应周期拉长,并直接影响到产品按期交付的问题。 360手机到了今年下半年才接连发布新品,但实际从产品来看,动作并不大。几场发布会下来,发布的都是些百元机和千元机。去年的时候360手机Q系列定位旗舰,N系列定位千元级,F系列定位更低,为入门级。 这套看似完整的产品线今年被打乱,新推出了vizza,之后更新的也都是N系列的产品。最重要的是,360手机今年没能拿出一款真正的品牌旗舰。换句话说,360手机今年全靠着高性价比的千元机撑着出货量。 没有旗舰机推出,李开新有自己的一套说辞,认为现阶段360品牌不足以支撑把产品卖到3000元以上,需要专注于一条线稳扎稳打。但另一方面,其实也有供应链话语权不足的无奈。李开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如果到不了千万的量级,和别人谈后端的合作,合作伙伴会觉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在他看来,N系列是360手机用户接受度比较高的一条线,是现阶段需要坚持做好的。 但千元机市场历来竞争激烈,在今年10月份流传出的任正非的内部讲话中,他提到“这个世界百分之九十几都是穷人,友商低端手机有穷人市场,不要轻视他们。华为也要做低端机,我们的老产品沉淀下来可能就是做低端机”。 这个市场原本有小米的红米系列、魅族的魅蓝系列,华为系的重新重视低端市场之后,对于巨头之下,在千元价格区间中夹缝求生的360这类手机厂商来说,将会受到的冲击之大可想而知。 老周的耐心还剩多少? 对于360集团来说,手机业务虽然不是核心,但手机预装的花椒直播、360手机助手等一系列应用,在一定程度上承载着集团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责任。 在11月19日下午《颠覆者:周鸿祎自传》新书发布会现场。老周与刘强东对话时提到:“我这个人有喜新厌旧的毛病,一个东西刚开始做着特兴奋,时间长了我就会觉得很没劲。” 去年互联网大会期间恰逢360手机业务刚刚经历人事变动,为了打消360将放弃手机业务的传言,但是老周拿着自家手机到处跟嘉宾自拍。 虽然他今年还时不时会在社交平台上为360手机打Call,但如今已不上台讲产品,也不是每场新品发布会都去现场了。他近期参加个几个媒体沟通会也只说安全不提手机。 李开新说未来几年要把360手机做到年出货量超1000万台。显然,交这份成绩单不能让老周等太久,因为时间长了,他觉得没劲可能就真的放弃了。

苹果在今年的WWDC上发布了全新的iMacPro,这将是历史上性能最强大的Mac电脑,当时苹果提到iMacPro将于今年12月正式发售。 iMacPro是一款性能强大的工作站级别一体机,专门为专业人士设计,可以执行高级视频、图像编辑,虚拟现实内容创作以及实时3D渲染。苹果表示iMacPro是历史上性能最强大,速度最快的Mac电脑。iMacPro配备27寸Retina5K显示屏,采用灰色外壳设计,还有深空灰的MagicKeyboard键盘,MagicMouse2以及MagicTrackpad2。 配置方面,iMacPro可以选配18核英特尔至强处理器,最高4TBSSD闪存,128GBECC内存,AMDRadeonProVega64显卡,16GBHBM2内存。设备提供了4个Thunderbolt3接口,可以驱动2个5K显示器,4个4K显示器。同时,iMacPro还有10Gb以太网接口,4个USB3.0接口,SD卡槽和3.5毫米耳机孔。 除了新款iMacPro以外,苹果表示还在研发一款彻底重新设计的新一代MacPro,其架构采用模块化设计来满足专业用户对于高性能、高吞吐量系统的需求。另外,还有一款新的高端专业显示器也在研发中。

弥漫了大半年的调整阴霾如今依然笼罩着魅族。 在经历过调整、裁员、渠道收缩后,魅族科技近日下达了内部邮件,对公司组织构架和相关高管职务进行调整。在邮件中,魅族创始人黄章开始亲自掌管多个核心业务部门,而在过去几年,“技术狂人”黄章在魅族的时间更多是花在产品研发上,鲜有出面的时候。 不过,在一场魅族的内部会议上,黄章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我虽然不来公司,但当魅族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如果魅族不在,那我也不想在了。”在智能手机增长放缓的大环境下,也许黄章开始意识到,摆在魅族面前的调整时间并不多了。 在市场调研机构赛诺的数据中,魅族手机过去一年的销售数量一直在下滑。在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赛诺第三季度国内手机销售数据中,魅族在当季的销售量为38万部,而去年同期的数据为87万部,下滑将近60%。而在今年的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魅族的销量分别为64万以部及45万部。也就是说,在前三个季度,不算魅蓝品牌,魅族手机卖出去不到150万台。 对于曾经希望只为“梦想”做手机的黄章来说,150万台的单品牌销量显然已经无法支撑这个梦继续走下去,“稳增长、创利润、挺进IPO”,这个两年前提出来的市场目标现在看起来变得有些遥远。“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资本的压力下魅族似乎又回到了原点,走学生人群稳住盘子,利用配件等产品进行造血成为魅族眼下的不得已之举。”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记者说。 历年来最大调整 这也许是魅族近年来最大范围的一次架构和人员调整。 魅族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和之前的分拆事业部不同,此次调整除了涉及组织架构外还有高管职位变动,包括白永祥、杨颜、李楠在内的魅族元老都有所涉及,但核心是黄章开始真正意义上统管公司。 从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邮件的内容来看,魅族此次把三个原本更低层级的业务提升到事业部级别,包括成立海外事业部,负责公司产品的海外业务,完成公司海外经营目标,原海外营销部职能移至海外事业部;成立配件事业部,负责公司配件产品的研发、市场推广及销售工作。原魅蓝事业部配件研发、市场推广及销售职能平移至配件事业部:原魅族事业部下的融合产品部职能平移至配件事业部;原PQCS中心下的PMC部职能平移至供应链中心,PQCS中心更名为QCS中心。 伴随着架构调整,魅族的多位高管职务也有所变化。比如,Flyme事业部总裁杨颜接手了电商事业部和配件事业部,郭万喜为魅族事业部副总裁,负贵魅族事业部销售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同时兼任海外事业部总裁,负贵海外事业部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 虽然魅族官方并没有对此次调整有正式的公开回应,但在分析师人士看来,这是魅族在探索盈利出路半年后所做出的一个选择,黄章的“收权”更是可以看出魅族对盈利的渴望。 “魅族曾经是2016年手机市场上转型的典范,但小米等品牌渠道下沉后,魅族的双品牌战略根本动弹不了,特别是高端机方面,竞争力不强。”孙燕飚对记者表示,在高端市场屡屡碰壁的魅族在上半年开始尝试配件路线,目前来看应该是摸到了门道,所以才进行了这次的调整。 “配件市场的平均毛利率超过50%,耳机产品的利润更高,魅族利用原有渠道做配件市场的话还是有竞争优势,但在手机市场上,魅族想要在中高端市场站稳脚跟还需要很长时间。”孙燕飚对记者说,魅族从学生市场起步,虽然这一年也尝试了高端市场,但在市场高压以及换机红利逐渐消失的大环境下,又被打回去做学生人群也算是预期范围。 以今年七月底发布的魅族PRO7为例,不管是产品的口碑还是销量,魅族PRO7都算不上成功。12月11日,在魅族架构调整的当天,记者在京东等电商平台看到了PRO7更是打出“全渠道最高直降600元”的促销计划。 资本与市场重压下的“失速” 魅族创始人黄章对这家公司的追求是“小而美”,要“做心中的手机,卖给喜欢的人”,并非服务大众市场。但到2015年,魅族的销量增长了350%的同时,人员规模也增长到接近四五千人。 中间的变化始于黄章内心对于资本市场的“新认识”,在2014年春节过后,他对员工说,魅族过去是用利润滚动发展,是普通的养猪术,但融资发展是养“火星猪”,后者意味着魅族开始向全产品系列扩张,价格要延展到千元以下,将盘子做大。 并且,2015年魅族引入阿里巴巴作为战略投资者时,就已经有了登陆资本市场的计划。黄章曾喊出“稳增长、创利润、挺进IPO”的目标。 “从以前的利润优先,变成了销量优先,这样才能成为移动互联网入口。”一位魅族的高管曾公开表示。于是,这两年魅族成为手机圈中发布会开得最多的厂商,产品型号纷繁复杂。 但今年智能手机的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即便是OPPO这样的“渠道之王”也对整体市场表现出了悲观情绪。OPPO副总裁吴强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今年手机市场相比去年整体要下滑约10%。“在市场最困难的时候,能够活下来就是最重要的。”吴强说。 大品牌打仗,小品牌遭殃,魅族市场上遭受到了来自渠道、市场、供应链等来自多方的压力。 “魅族过去以专卖店为主,魅蓝出现后开始做电商,近两年开始借助国代进入大连锁。”赛诺的一名分析人士对记者说。但从市场数据来看,渠道的扩张并没有让魅族的渠道结构有根本性的变化。 在赛诺的三季度渠道结构表中,魅族的专卖店依然占据了49%的市场比例,而运营商营业店为7%、通信连锁店和独立店的数据为16%和20%,相比去年同期的数据并无明显变化。2016年第三季度,魅族的通信连锁店和独立店的占比分别为15%和14%。 孙燕飚对记者表示,资本对盈利的要求让魅族过去几年走了不少弯路,渠道方也赚不到钱,也导致了部分魅族部分店铺面临关门的风险。“未来魅族的突破点在海外市场以及国内的学生市场,稳扎稳打,实现自我造血才是当下之急。”孙燕飚说。

版权声明:本文由优德亚洲w8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潮流家电网【w88官方网页版】,Pro国行版近期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