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官方网页版:潮流家电网

2019-11-10 11:02栏目:家用电器
TAG:

商场即战场,华为消费者BG负责人余承东和小米创始人雷军刚在乌镇举杯合影,长沙便传来了荣耀店铺遭小米员工打砸的消息。 12月11日,华为荣耀手机官方微博转载一条微博内容显示,近期长沙市天心区黄兴广场一家荣耀手机专卖店出现了一起恶意打砸店铺的事件。虽然小米方面没有对砸店行为做出正面回应,但据相关媒体人士向双方求证的结果看,打砸店面人士为小米公司长沙办事处员工。 事实上,这并非手机行业的孤立事件,此前不同手机品牌的线下门店员工之间的直接冲突就屡见不鲜,随着手机创新难度越来越大,产品同质化越来越严重,行业中展开的淘汰赛也越发激烈,这也使得不同手机品牌之间的摩擦不断。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公布的最新数据,今年11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4325.1万部,同比下降20.7%。手机行业的新一轮寒冬已经来临。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今年10月,小米在线下的销量排名第五,仅次于华为、OPPO、vivo和苹果,而荣耀排在第9位。不过,荣耀也在向线下寻求空间,如此一来,小米与荣耀的交战就更激烈。 手机进入“存量市场”下半场 从2015年开始,渠道下沉不再是一句口号,线下市场已经成为国产手机的主要购买渠道,包括互联网品牌小米和荣耀。 随着线下渠道店越开越多,曾经在线上打得不可开交的荣耀和小米也将战线延伸到了线下。 2016年,雷军公开透露,“未来5年,将开1000家线下门店,每家店零售额达到1亿元。”一年过去了,小米全国门店数量增至258家。 不久前,荣耀总裁赵明在第一财经技术与创新大会上对记者表示,荣耀在线下采用的是轻资产模式,整个广东省所有做线下的人只有五个人。“我们在全国所有区域加起来做线下的人只有34个人。我们还有17个省市,荣耀连一个人都没有。但是今天荣耀已经是中国市场上线下的第五品牌,我们跟华为双品牌拆开之后,排在我们前面的是华为、OPPO、vivo、苹果,荣耀是线下第五品牌。” 孙燕飚认为,与日俱增的销售压力和不断扩张的店面数量成正比,并且,智能手机存量市场的红利已经是一个整体趋势,这给一线的销售人员也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近日,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11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指出,今年11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4325.1万部,同比下降20.7%;上市新机型77款,同比下降22.2%。 具体来看,智能手机方面,11月智能手机出货量为4034.5万部,同比下降21.7%;上市智能手机新机型52款,同比下降40.2%,而在今年10月国内手机出货量3818.1万部,同比下降9.8%;上市智能手机新机型50款,同比下降28.6%。无论是手机出货量,还是智能手机出货量,11月的数据下降幅度都比10月份高出许多。 赛诺副总裁孙琦认为,根据赛诺的最新市场数据显示,11月线下渠道比上月下降6%,较去年下降16%,由于苹果和华为的拉动,线下平均价格首次突破2200。 对手机厂商而言,手机市场出货量下滑原因在于“功能机转智能手机”、“2/3G用户转4G”、“入门级用户消费升级”三波市场红利都吃完了,手机市场进入了无比残酷的“存量市场”下半场。 T型格局下的求生 事实上,智能手机出货量的下滑已经开始形成压力链传导至上游。 一位台湾供应链厂商透露,包括华为、OPPO和vivo在内的手机品牌厂商订单缩水10%以上,使得上游厂商对于大陆手机客户后续订单产生担忧情绪,产业链普遍认为该行情将会延续到明年第一季度。 目前,三家手机厂商并未对上述说法做出正式回应。 但从目前市场的情况来看,中小品牌手机厂商已经开始受到市场不振影响。以魅族为例,在市场调研机构赛诺的数据中,魅族手机过去一年的销售数量一直在下滑。在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赛诺第三季度国内手机销售数据中,魅族在当季的销售量为38万部,而去年同期的数据为87万部,下滑将近60%。而在今年的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魅族的销量分别为64万以部及45万部。也就是说,在前三个季度,不算魅蓝品牌,魅族手机卖出去不到150万部。 “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资本的压力下魅族似乎又回到了原点,走学生人群稳住盘子,利用配件等产品进行造血成为魅族眼下的不得已之举。”孙燕飚对记者说。 调研机构GFK将目前的手机市场情况称之为T型格局。GFK称,从某种意义上看,进入2016年下半年,中国手机市场资源快速集中,由原来的“倒三角”演变为“T”型格局,即头部品牌继续扩张产品线,高中低价位全线洗牌,腰部品牌空间大幅压缩,规模受限,小品牌产品与消费者形成断层,渠道难以渗透,市场活力大幅减弱,全市场压力倍增,品牌破局需引入差异化“新”思维,破除市场禁锢。 在这种情况下,GFK分析师表示,需要利用“大平台时代”,以“新”零售变革驱动。 GFK分析师认为,未来手机厂商、渠道商、电商界限逐步消融,进入无界竞争,而以手机、音箱等为中心的生态链接的逐步叠加,将会逐步增加用户更换品牌的“边际成本”,就如同在更换手机号时,联系人告知、银行卡解绑、账号电话更换等一系列的边际成本,优质、多元的生态链接体验将会成为未来大平台竞争的关键壁垒。

央视网消息:如今不少人更换手机越来越频繁,而淘汰下来的旧手机也还能用,如何处理就成了难题。记者随机采访发现,如今不少人会将还能用的手机,通过以旧换新的方式卖掉。经销商把旧手机回收之后,会转卖给有需求的客户。 北京中关村科贸电子商城手机经销商:我们会有客户问有没有二手手机,便宜的,有的话就会卖给他们。 而记者在浙江、山西和广西等地调查发现,不少手机经销商、甚至是便利店,也都有直接回收旧手机的业务。 山西朔州便利店:一个手机换一个小盆。 央视记者:盆、刀、斧子都能换是吧? 山西朔州便利店:嗯都能换。 央视记者:你们回收是拿去回厂,还是怎样? 广西南宁苹果手机某授权专营店店员:没有,就给那种卖二手手机的人,回厂官方肯定不收啦,谁还收你这个机对不对? 不管是以旧换新还是直接回收,这些旧手机都去哪儿了呢?记者调查发现,有一些用户为了图便宜,会主动购买二手手机继续使用,甚至还有一些手机会被重新拆解、组装,被当成翻新机转卖。 浙江金华某手机市场维修人员:麦克风、听筒、摄像头这些还可以再利用的。没进水过没损坏过的也可以用。 此外还有一些专门通过网络平台回收手机的企业。只要输入手机型号、外形等情况,就能得到回收价格。但这些企业,也只是中间商,被回收的手机最终去了哪里,工作人员也不清楚。 广西南宁某网络手机回收平台工作人员:帮工厂回收的,工厂那边要干嘛我们就不知道了。 一些专门回收手机的个人商贩,向记者透露出了一些线索。 广西南宁二手手机收购者:发到深圳去当电子垃圾。反正我们收回来也不是我们用,有人过来收。 央视记者:有人来跟你们收,拿那个板去提炼,一吨里面含有多少黄金? 山西手机经销商:返到厂里头,有的里面有黄金,有的有东西,有软件啊啥的…… 按照这些商贩所说的,废旧手机里有黄金,那提炼出来不是好事吗?可事实并不这么简单。 广西大学资源环境与材料学院博士马大朝:一吨的手机可以提炼150克的黄金,那这个是什么概念呢?世界上最优质的金矿,一吨的矿也只能提炼出50克左右的黄金,手机的含金量是比最优质的金矿还要高好几倍。 富矿!1吨手机可提炼150克黄金 毫无疑问,废旧手机是一座巨大的矿山。但目前手机回收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正规的回收处理企业。长期研究这个问题的清华大学教授温宗国认为:废旧手机的确是富矿,但和手机回收的价格相比,回收旧手机的利润并不高。2016年,手机已经被纳入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但具体的细则至今仍未出台。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循环经济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温宗国:没有补贴的情况下它挣不到钱,所以这些比较有实力的正规回收拆解的企业没有积极性和动力,好的正规企业起不来,小的作坊就大行其道。 污染!小作坊处理污染大气水源 小作坊式的处理模式,对环境会造成的污染。据了解,以前在南方沿海个别城市,就有小作坊用所谓的酸洗方式炼金。他们用火烧电路板后,再把这些金属溶于王水当中,再逐步析出铜,银,金,钯等贵金属。这样的处理方法,对大气和水源的污染,可想而知。而统计显示,目前国内只有不到2%的手机,是通过正规渠道回收的。 山西手机经销商史先生:现在就是希望国家和手机公司厂家出台相关政策,让这个二手机有好的去处。 废旧手机回收亟需国家细则落地 面对这种情况,不少业内人士也表示:在发达国家,手机谁生产、谁回收、谁处理是惯例。而在我国,企业对消费者手机进行回收的行为习惯还未形成,国家应尽快出台针对废旧手机拆解处理进行补贴的细则。 而按照目前法律法规,国内并没有一家企业拿到官方正规的拆解资质。为此,有关人士呼吁,政府应该尽快确定旧手机回收企业的资质、加强监管。

因为被法院列入了“老赖”黑名单,身在美国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还登上了《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12月13日对贾跃亭报道的版面截图。从右侧相关文章栏中可以看出,这不是贾跃亭第一次因为债务问题登上纽约时报 失信被执行人即是俗称的“老赖”。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巅峰时期,贾跃亭是中国疯狂的科技行业最醒目、最耀眼的人之一。他进军智能手机、电动汽车和体育转播等多个行业,誓言要挑战苹果和特斯拉等巨头。现在,在中国另一个领域——官方发布在网上的失信人员黑名单上,贾跃亭成了最有名的人。” 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由贾跃亭与平安证券的债务纠纷案引发。 12月12日,贾跃亭首次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在这起涉及平安证券的案件中,贾跃亭需向平安证券支付的总额合计4.79亿元。该案中,被执行人贾跃亭的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因此贾跃亭被法院列为“老赖”的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实际上,在纽约时报发出此篇报道后的第二天,贾跃亭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列入“老赖”名单。 12月15日,贾跃亭二度入列法院“老赖”名单的案件,涉及华福证券。根据该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以6月22日开始至12月15日来对违约金简单估算,贾跃亭需要支付给华福证券的总金额达到3.3亿元。 早在11月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因此案向贾跃亭发布了限制消费令。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贾跃亭不得有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包括不得乘坐高铁全部座位、其他交通工具不得乘坐二等以上舱位;不得在高档消费场所消费;不得购买不动产或高档装修房屋;不得租赁高档场所办公;不得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子女不得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 贾跃亭与平安证券、华福证券的两桩案件均为9月28日立案,这两桩案件目前的发展进程均为法院将贾跃亭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两起案件中,被执行人贾跃亭的履行情况均为“全部未履行”,因此贾跃亭两次被列为“老赖”的具体情形均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至此,贾跃亭需要向这两家券商支付的金额总计已达到8亿元。 另据乐视网在12月13日发布的公告,根据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显示,贾跃亭已四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中。 此外,根据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以“乐视”为名的公司94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包括乐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乐视控股有限公司、乐视汽车有限公司、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立案时间集中在10月和11月,最早可追溯到今年4月。 纽约时报评论称,“贾跃亭的陨落,对于中国快速发展的科技业来说,是一个警示故事。在中国科技业,企业可能会以同样令人目眩的速度崛起和衰落。”

版权声明:本文由优德亚洲w88官方网站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w88官方网页版:潮流家电网